「喂,是我,我告訴妳喔,剛才我去算命,那個算命師真是有夠怪的,他說我會有一筆不是我能拿的錢啦,叫我拿去行善,妳說是不是很莫名其妙?」詠慧打給亞貞,哇啦哇啦地抱怨個沒完。

「不會吧?有那麼瞎?」亞貞咯咯地笑著。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
◇ 詠慧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
「該死,這下怎麼辦才好?」詠慧跟亞貞著急地在加護病房外踱來踱去,臉上的恐懼比憂愁還深重。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

「阿姨……」她一雙眼睛紅腫,德芬真是驚訝她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把自己弄成這樣的小可憐。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不知道是不是從來沒有談過這種以結婚為前提的戀愛,德芬很快就開始認真起來,蔡先生各方面都是再好不過的對象,雖然是鰥夫,還有個十幾歲處於叛逆初期的兒子,但她自己也沒有太多條件可以挑剔對方,女人到了她這個年紀,很多事都必須要將就,就連婚姻大事也是。

但她還有個不大不小的麻煩,就是她的姪女詠慧,一聽見德芬可能會結婚,詠慧的神情簡直比經理還要高興百倍,但那種高興可不是為德芬有了歸宿而心喜,而是她可能因此能夠獨自生活而快樂。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蔡先生看起來的確人很好,斯斯文文地,戴著一副金框眼鏡,說話也恭謙有禮,除了有點黝黑,長相倒也不太討厭,或許是因為緊張,表情僵硬得好笑。

她努力不讓自己看來無趣,攪動咖啡杯的小湯匙,開始認真考慮結婚的可能性,若她結婚了,詠慧自己一個人可以嗎?蔡先生能接受她帶了個成年的姪女一起同住嗎?如果他不同意,詠慧該怎麼辦呢?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黃先生還是去世了啊……」德芬寫好了申請表,遞給她的經理過目時,經理這麼感嘆著。

德芬附和著:「是啊,人有旦夕禍福這句話還有是它的道理在,還好他保了險,不致於讓身後的妻小陷入絕望,黃太太也真夠堅強了,以後這一家子都要靠她了,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這點事。」

經理才要簽名核准時,忽然想到什麼事,「德芬,上次那件事,妳考慮得如何?」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◇ 德芬

午後的那陣雷把所有路過的人都嚇了一跳。

德芬一向怕雷,當驚人的光亮將天空劃開一道裂縫時,她連忙跑進騎樓的某間店舖,才剛踏進,雨就啪啦啪啦地下了。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人世間,總是有許多七情六慾在浮沉。

他看得多了,也麻木了,終究只有心跳還是活著的,但也只是活著,每當紅塵中某個迷亂的靈魂敲他的心門,他也只能暗暗嘆著一口微弱的氣,用他幾不可聞的嗓音,用他看穿漫世醜惡的眼睛,幽幽嘆然。

這個時代,有什麼是能夠相信的呢?愛情可以是假,親情也未必是真,人跟人之間總有一條看不見的線在互相牽引,交織在彼此的人生。認識的,不認識的,路過的,似曾相識的,這其中的線,有的靠得近,有的拉得遠。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  • Nov 25 Mon 2013 18:54
  • 情婦

「真傻。」

她坐在床邊,狀似遺憾般看著她,「不過就是個男人,幹什麼糟蹋自己?」

「……。」她不語,無法反駁。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

死刑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
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
◆ 真相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

*****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真正讓我驚覺到事情遠比我想像更嚴重的時候,是在我們結婚的前一個星期。

那天下午,我還在書房裡研究小光的病歷時,荷琳忽然進來書房裡,穿著一襲漂亮的衣服,化著精緻的妝,風情萬種地對我微笑。

Posted by 哈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